高智不失时机地递过来一支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08 23:17    次浏览   

“vc,是维生素c?我还是喜欢那种水果味的……”徐向东是一个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不懂的事决不会碍于面子去装懂,他心里虽然胡思乱想着,可嘴上却不失时机地问道:“对了高总,您刚才说的vc是什么意思?”

徐向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高智灿然一笑,点头道:“不错,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或多或少地都需要融资,而融资的方式不外乎两种:一是股权融资,二是债仅融资。像我们这样的企业风险大、资产少,一般情况下很难指望能从银行获得贷款,但这类公司却具有相当大的发展潜力。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来向风险投资商寻求资金上的支持。”

高智叹了口气,神色凝重,一字一顿地说:“他非但没有接受,而是意味深长地说,我是一名下岗工人,可今天是我创业的第一天,创业应该是凭本事挣钱的,而不是靠别人的怜悯和同情。”

“高总,有件事我不太明白,不知该问不该问?”听高智说了这么多自己的知识盲点,徐向东的兴趣愈加浓厚起来。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高智这么一说,徐向东就跟刚喝了一肚子生水一样,立马就了有反应,这番话把他从无限美好的暇想中又活生生地拉到了现实。

徐向东此时真是挖空了心思,也回忆不起来究竟是通过谁认识的高智,可既然高智敬自己一丈,自己怎么也得回敬十丈吧!

徐向东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充满了怀疑,稍作沉吟便问道:“您的企业和产品我都接触过,我想问的是,就凭一款女士内衣产品,您怎么就能吸引这么大的投资呢?”

既然“中侨”作为东道主,那他自然就有办法把这次讨论的结果倾向于自己本身。专家学者的权威影响,购房业主的现身说法,再加之媒体推波助澜的大肆炒作,一时之间,“中侨新城”仿佛在人们心中成了好房子标准的样本、代名词,使人们觉得好像只有“中侨”的房子才是好房子。言外之意呢?其他楼盘到底是不是好房子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噢?”徐向东饶有兴致地示意他继续下文。

整个房展会期间,“中侨新城”的售楼处俨然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售楼代表也摇身一变,成了一马当先众人簇拥的带团导游。

“决战还得靠步兵。”整个销售部在周宏伟的带领下更是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战斗,使签约率高达93%,这一点让王天成尤为欣慰。因为他清醒地认识到:“再好的推广策略,只能把消费吸引来,如果不能由销售队伍使之落地生根的话,一切都毫无意义。”

通过这一系列的战略与战术的配合,“中侨新城”打了一个漂亮的侧翼战,王天成也凭此一役奠定了在“中侨广告”的根基。

高智的思绪也仿佛回到了很遥远的地方,他用一种略显低沉的声音,缓缓地说:“我入行时做的是化妆品生意,有一次去外地进货,那时的条件非常艰苦,我们住五块钱一晚的小招待所,没有暖气不说,还不提供自来水。没办法,我们只好跑到外边捧回点雪,把它化成水来洗脸。就是那一次,我们从外地回来,每个人都拿了两箱货,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就在车站找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当时我问那个车夫,把这些东西拉到我的专卖店得多少钱?他说怎么也得五块钱,我一想,五块钱是我们一天的住宿费,就说太贵了,我给你三块吧!那个车夫看了看我们几个人,就点了点头说,好吧。当我坐上车的时候才发现,在三轮车的旁边有一个拐杖,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右小腿没有了。就是这位残疾的师傅,拉着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掏出五块钱,告诉他剩下的两块不用找了。可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

高智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那位师傅给我了上了非常生动的一课,直到今天,这件事我依然记忆犹新,他让我知道了我们每一个创业者所要恪守的职业道德。创业者没有先、没有后、没有大、没有小,每一个人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艰辛与苦难,创业者更没有退路可言,最大的失败就是放弃。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可后天一定会很美好。或许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这种永不放弃的创业精神,具备这种精神的创业者越多,我们的企业才越有希望,中国的企业才能冲出国门,走向世界……”

徐向东擦了擦嘴角,看似漫不经心地随口问了一句:“高总,我想做企业不仅要有远大的志向,最关键的还是产品有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像我这样的,就算目标再怎么宏伟,理想再怎么远大,vc也不会给我投钱。我想,应该是您最初的那个‘挺好内衣’吸引了他们吧?它的效果真有广告里说的那么邪乎吗?”

想到这,他急忙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地说:“您太客气了高总,这不都是朋友的面子吗?再说了,您产品卖得火那可不仅仅是一个片子就能解决的事儿,还是得说您经营有方。”

高智不失时机地递过来一支烟,徐向东不假思索地接过来,紧紧地刁在嘴里,深深地思考着……

“真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的一番说辞。”徐向东的心中暗自叹道,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地把话茬一转,“对了,高总,您说对《职场赢家》这档栏目有些看法?”

徐向东顿了顿,他猛然记起高智刚才好像说了一个自己不太理解的英文:vc。

徐向东眉头一皱,随即平复了一下汹涌澎湃的心情,似懂非懂地问:“听您这么说,风险投资商主要是为企业提供了一种融资方式?”

“是吗?”高智淡淡地笑了笑,“其实每个人的变化都挺大,只不过您没有仔细去感觉而已。”

高智的人整整瘦了一大圈,原来那隆起的“将军肚”也踪迹皆无,皮肤的颜色黝黑了不少,是那种红里透着黑的健康颜色。虽然态度和言语间还透着那种习惯的谦恭,但其中却似乎夹杂着一种化茧成蝶后的从容淡泊。

他端起酒杯向高智示意,两人碰了一下杯子,一起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

“有什么事您尽管说?”高智热情洋溢地又给他斟满了酒,“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事后统计:在整个推广活动期间“中侨新城”的知名度大幅度提升,销售创下历史新高,房屋售卖率高达90%。

“在美国有一个专做女性用品生意的商家,叫做‘维多利亚的秘密’,现在的市值高达几十亿美金。”高智喝了一口酒,缓缓地放下杯子,眸子里闪烁着充满远见卓识的光芒,用一种高瞻远瞩的姿态继续说,“以我现有的产品和规模当然不行,最主要的是这个产业未来将会有多大的成长空间,而你想在其中占据多大的份额?我准备利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在全国开五千到八千家女士用品连锁店,增加产品线,开发出更多的新产品,以满足用户日益丰富的需求,把女士用品当成一个产业来做,以‘维多利亚的秘密’为榜样,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并打开海外市场,充分与国际接轨。”

“高智这个人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智者啊!”刹那间,徐向东似乎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感悟,“看来,智慧与聪明的区别是:智慧的人用心思考,聪明人用脑袋思考……”

被高智一语道破,徐向东不免觉得脸有点发烫,一听他旧事重提,更是赧然一笑,急忙岔开话题:“您言重了高总,我给您拍片,您也是给过报酬的,谈不上谁帮谁。”

他好半晌都没有吭声,而是紧锁着眉头,左手拿着酒杯,下意识地用杯底轻轻地,一下一下地磕着桌子。

“噢,是‘风险投资商’的英文简称。”高智风趣地笑了笑,“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企业的维生素c,他可以使企业站上一个新台阶,从而获得更好的发展。换句话说,vc就是从事风险投资的专业机构。经过半年多的运作,他们在近期就会给我们注入一千万美元的创业资本。”

“太好了高总!”徐向东猛地一拍大腿,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兴致勃勃地说,“您真是提出了一个崭新的思路,原有的《职场赢家》全新升级,参与的群体不仅是职场人士,它可以更为广泛地锁定为创业者,并把vc融合进来,通过他们为获胜者提供创业资金来打造最具有吸引力的环节。同时,这一节目可以最大限度地把赞助企业、创业者、vc集合在一起,成为一个规模空前,影响绝后的创业平台,可谓是创造了一个多赢的局面。高总,您这个想法真是太绝了!”

这回可真让他犯了难:“自己已经调到总编室了,早已不负责节目的策划和生产了,面对这么好的创意,我该怎么办呢?是置之不理,任由它白驹过隙般地在眼前流逝,还是牢牢地抓住它,重新过回自己想要的生活……

高智端起面前的酒杯,看了看杯中的酒,然后一饮而尽。喝完之后,他又把杯子里的酒倒满,然后抬头望着徐向东:“徐主任,我不怕您不高兴,说实话,我能看出来,其实您挺瞧不起我的……”

高智没有急于回答徐向东的问题,而是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放下杯子目光望向了远方。过了一会儿,他的面容略带着一丝疲惫缓缓地说:“徐主任,我给你讲一件我创业时的经历吧!”

“什么?一千万美元?!”徐向东的嘴里像被塞进了一个鹅蛋似的,面带惊诧之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高智。

就在房交会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王天成又往这把即将熄灭的火焰上浇了一锅油,让这团火愈燃愈旺,从而达到了高潮。由“中侨”牵头,联合市里的有关主管部门、几大强势媒体、房地产、金融界的专家学者,各种阶层的消费者,展开了一场沸沸洋洋的关于“好房子标准”的论谈。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都从不由的角度阐述了自己心目中的“好房子”,以及到底什么才是“好房子的标准”。

高智看了看徐向东,淡淡一笑:“所以,我们的媒体现在缺少一档关注创业者和创业精神的节目。拿《职场赢家》来说,在pk中胜出之后仅仅能获得一个职位,可如果换成能让每一位热爱创业的人,都有机会赢取一定数额创业资金的话,那它将会吸引多少创业者的关注啊!创业,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在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如果通过参加一个电视节目就能彻底实现自己梦想的话,那这种震撼力将会产生多么惊人的力量啊?!”

徐向东被高智这番话深深地震撼了,高智那矮小的身材在他的视线中仿佛正在一点点地变大。

徐向东心中一颤,一种阔别已久的感动竟然在刹那间涌上心头。

徐向东此时对高智不仅是刮目相看,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他真的没想到,外表看起来又傻又苶的高智,竟然会有这么精彩绝伦的想法。

徐向东终于如期和我们敬爱的高智高董事长见面了。

徐向东被这个故事深深地吸引了,他面色沉重地摇了摇头。

“不愧是行家,徐老弟真是一点就透啊!”高智意味深长,讳莫如深地笑了笑,“所以,如果我要是赞助一档这样的节目,那结果会怎么样呢?”

听了高智的这番话,徐向东心里的惊诧程度真是溢于言表,他分不清高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通过上次小哥儿几个和高智的最后一次接触,听他夸夸其谈地讲了一通故事之后,徐向东曾认定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认为他的话统统都应该用甩干桶多甩几遍,然后再打个一折听,要不水分太多。可今天一见,又听他这么有板有眼地大谈了一通之后,徐向东竟然有点迷糊了,他没办法界定对高智的判断,他不知道高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说的这些话是不是真的靠谱。

徐向东一听高智谈起节目,立刻就来了兴致,眼睛里冒着光,还没等他说完就追问道:“您的意思是想怎么改变?”

想到这,徐向东狠了狠心,决定一探虚实。

(三)

徐向东一愣,刚想去辩解,高智急忙摆了摆手,继续说:“您听我说,我之所以跟您说这番话,就是把您当成了朋友。因为您帮过我,我高智能有今天,一定会记住每一位帮助过我的朋友。”

虽然,两人仅时隔一年不见,可这回一见面,徐向东却差一点都没有认出来是他。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徐向东不免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便以一种看似亲切而又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高总,我觉得这一年多没见,您的变化挺大呀?”

高智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说:“这只是前期融资,按照我们的协议,既定目标达成后,还会有第二期,第三期的资金陆续到位。”

徐向东的心里不由划着一连串的问号:“就算高智想吹牛找不着听众的话也未必非要找我呀?他今天跟我说这些话是什么目的呢?还是另有别的隐情?说是谈节目的事,可直到现在却只字未提,他究竟要干什么呢……”

高智低头笑了笑,似乎很清楚徐向东的用意,他用一种很深沉的语调,不慌不忙地说:“企业的经营行为就像一只天秤,一端是责任,另一端是利益,而经营者就是一颗砝码,你放在哪一端,哪一端就会倾斜。我们先不说‘挺好内衣’的效果如何,因为每个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这就导致了人们对效果的判断标准很难一致。就像得了感冒,有的吃感康效果好,有的吃白加黑感觉明显,还有的认为康泰克的作用好,同样是感冒药,为什么会有不同的选择呢?‘挺好内衣’也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不能说它的效果有多好,但有一点我却可以肯定,‘挺好’本身是安全的,决不会因为穿它而带来任何害处。”

看着高智,徐向东一直在惊叹:这还是当年那位夸夸其谈,死皮赖脸,逮着谁忽悠谁的家伙吗?

“那不一样,当时我的企业正处在发展期,说一年十几个亿的销售额那纯粹是扯淡,能有四五百万就不错了。而且,创业就是这样,什么地方都得用钱,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三半花。可您当时没要钱,这一点我记得特别清楚。您不要,可我不能腆着脸不给,多多少少就是个意思。但恰恰就是因为您的这个专题片,产品卖火了,我也翻身了,企业也终于被vc看重了,您说,我能不感激您吗?”

“是啊!我原来想赞助这个节目来着。”高智沉吟着,脸上的表情忽明忽暗让人琢磨不定,“我知道您是这个节目的制作人,如果,我是说如果,它要能改变一下,效果或许会更好……”

“光有想法还不行,最关键的是付诸实施。况且,也只有你徐老弟出山,这个节目才有可能出世啊!”高智用殷切企盼的目光,饱含深意地望着徐向东。

高智稍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着徐向东笑了笑:“您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令尊’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