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完整的数据库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8-11 11:06    次浏览   

一是加强对政府环境信息以及包括规划纲要、贯彻意见等在内的重要政策文件的公开和宣传,建立公众互动平台,适时对一些群众比较关注的问题作出权威解释,做好舆论引导,避免不实信息的传播。二是畅通包括人大和政协在内的利益表达渠道,发挥协商民主的作用,广开言路凝聚共识。三是畅通包括听证会在内的公众参与机制,加大对环境公益诉讼的支持,为公众参与和社会监督提供制度保障。

由国务院牵头会同三省市成立区域污染协同控制委员会,以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为重点,制定区域污染防治条例,同时在地方法规中增加区域联防联治内容;研究建立京、津支援河北省重点城市的合作机制;探索建立区域污染防治统一执法机制,制定统一的执法细则;建立区域绿色生态考核体系,率先实行差别化绿色生态考核试点。

铵盐在京津冀大气pm2.5中的比例超过10%;农业施化肥和畜禽养殖污染排放nh3占到总排放量的80%以上,必须变革农业肥料体制,控制农业面源污染。一是改善肥料结构,减少化肥施用量,增加有机肥施用量,鼓励施用农家肥,使禽畜粪尿归田。二是要调整种植结构,引导农户种植有益于改善土壤性质、提升土壤肥力的绿肥或牧草,鼓励种植优质饲料等,构建种养循环生态农业体系。三是对土壤污染区域种植有益于土壤修复治理特殊植物的农户给予生态补贴。

界定海河流域各子流域的环境容量,据此控制各子流域的水污染物排放总量;在污染物受纳水体环境质量无退化的基础上,设定各城市水污染物排放标准,避免产业转移加剧局地污染。

一是充分行使地方立法权,通过立、改、废等多种方式,健全和完善符合协同发展定位的地方立法体系。就重点领域开展协同立法;全面清理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对于不符合协同发展定位的法律法规,提请有权机关修改或废止;区县一级人大可针对实践中发现的法律缺失或不健全等问题,积极向上级立法机关提出立法建议,推动地方立法体系完善。二是加强人大的专项监督。把生态环境协同发展中的重点工作列入专题询问的范围,定期接受人大常委会的监督;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的执法检查;积极运用专项工作评议、质询等手段,督促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积极落实生态环境协同发展任务。

加快完成北运河、蓟运河、滦河、拒马河等八条跨省河流水量分配方案,合理确定京津冀水权和河流生态流量,建立京津冀水权交易平台。由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会同京津冀水利、环保部门做好河流省界断面水质、水量监测工作。完善京津冀水信息互利共享、协同应急机制。

一是科学安排分区分类休耕,调整区域粮食种植结构,减少耗水大户冬小麦的种植规模,改为一年一季,同时进口中亚优质小麦弥补休耕引起的粮食生产缺口。二是在泛北京区域加强现代农业软件建设,通过发展现代装备、现代农业科学技术、物联网、“互联网+”等现代信息化技术,发挥对周边区域的辐射、展示作用,为周边区域的农业发展提供科技示范。

开展污染农田、污染场地和污染地下水的等级评定,建立完整的数据库。针对未污染农田、土壤和地下水,制定保护规划,避免受到新的污染;针对低污染的制定源头控污和恢复方案;针对中度污染的制定修复规划和修复方案;针对重度污染的制定新的土地利用方案和地下水污染治理方案。科学识别生态功能极重要区域和生态环境极脆弱区,系统整合现有各类保护地体系,加快推进生态保护红线划定与边界落地,尽快出台生态保护红线严格管理、生态补偿、绩效考核等配套政策;建立京津冀地区生态保护红线“天地一体化”监管平台,加强生态监测、日常监控和定期评估,严密监控人为活动对生态环境的扰动与破坏。

编制京津冀区域土地整治规划,整合乡村地区各类涉农规划、工程、资金及其他政策资源,实施区域统一网格化管理。调整城镇、农业、产业、生态等用地空间,全面提高生态农田比例,探索区域耕地占补平衡机制,引导构建高品质的城乡空间。

成立流域管理委员会,统筹管理水环境保护和水资源调配,统筹制定流域内水利、环保城建、农林牧渔业的具体涉水政策、法律法规等;在流域内各省市设独立的地区水域管理机构;建立流域计量、监测与监控体系。

以流域生态补偿和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补偿为重点,完善京津冀生态补偿机制。构建跨区域财政投入为主、多渠道并存、ppp模式示范为体系的生态建设投入机制和横向财政转移支付体系,构建资金、实物、政策等方面有机结合的长效补偿方式。设立区域生态补偿专项基金,开展生态产业合作共建,推动横向生态补偿。引入市场机制拓宽资金渠道, 完善跨区域碳交易机制, 建立京津冀水权交易市场。建立三地生态工作平台,开展森林、湿地、草原等生态补偿试点。